花近深色。

任性,没逻辑,坑多品差。
脑洞太多/大症候群。
坚持一个cp只写一篇文原则。

视物•春野

想不起密码了,东西转移下_(:з」∠)_

冷青瓷。:

初见安止,是春意方兴未艾的时候。

白衣,墨发,竹枝伞,伞面雨打柳条新。

他撤伞仰面,看向天空的时候,我见到一双最奇异的眼睛。

暗色的,火熄后余烬的颜色。色泽灰败,空洞无光。

但他不是瞎子。

>>>

因为喜欢那双眼睛,所以我跟了他十五天。偶尔陪他说说话。

虽然他大多时都在沉默,异色的眼阖起,不看任何地方。

在偶然几句碎语里,我知道他在找一个人。已经找了很久,很多地方。

但他从不说自己找的人是谁,那个人又为什么不见。

他在这里找了十五天,一无所获。

第十五天,他打算离开这个很小但很悠闲的城镇,换下一个地方继续找。

但我觉得,他的表情像在说,这是最后一个有可能的地方。

>>>

他要离开,我有点舍不得他的眼睛,于是决定送他一程。

出了城门,官道旁已然野草萋萋,芳树夹荫。

我们一路无话,沉默到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

一直到路过一片茵绿的矮丘。

>>>

说实话,我一直不喜欢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喜欢。

于是我加速超越了安止,想要尽快远离。

可当我发现安止并没有跟上来时,心里突然冒出强烈的不安。

压着心底的不安和反感回头,在矮丘与官道间的荒地里,我看到了安止。

双膝落地,双肩松垮,白衣染尘的安止。

「……原来你在这里。」

我靠近他,听见他这么说,平稳而安然,微弯的眼眸神光温暖。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一瞬间,即便是我,也觉得心凉。

「……景渝。」

安止修长手指覆上骸骨苍白面颊,微微叹息。

「……幸好,你已经在这里。」

>>>

景渝。

安景渝。

五年前,稟钧元年,平野之战。

焉国屡战屡败。

在已知必胜的前提下,祈国仍然遣杀手安景渝偷入焉国军营,杀其王将罗耶而走。

半月后,焉国国君以祈国将安景渝交付焉军为条件请降,祈帝迫于朝堂压力允准。

是由,祈国不战而胜。

于是五州一统。

然而,祈国答应的条件其实一直没有履行。因为杀手安景渝在刺杀成功后便下落不明。

祈国和焉国——现在应该叫做焉地——双方人马搜寻三年未果,即使不甘,也只能放弃。

此后安景渝成为野史传言中的存在。

>>>

原来安止要找的人,就是他。

原来,那曾一度备受争议的刺杀者,早已长眠,身覆棘草青青。

我看着零落分散,被黄土青草半掩的苍白骨骸,猜想有多少人设想过这是谁,生前又是什么模样,又猜想当年搜寻的人马有多少次路过这里。

而他们一定猜不到,看不出。

但安止可以。

因为他有那样一双眼睛。

——可以看到事物「过去」的眼睛。

我看着杂草遮掩的青衣刺客清雅隽秀的脸,想象着他杀人时的模样,微微扑了扑翅膀。

——没错,安止会知道。

——就像我一样。


刺列相关‖《辰宿列张》伪重生设定部分内容

这是个小小的剧透。

依然是提前发一发防撞梗。

之前讲到辰宿列张大概是个伪重生【划掉】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全员HE【划掉】,所谓「重生」记忆由刺客组的佩剑传递。

而说是重生记忆其实只有「生前」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片段+死前片段而已。

因为走的是没有第二季剧情的路线。

所以原本设定里拥有两段记忆的只有副相和齐将军(嗯?为什么没有裘振?……嗯,对,这是个好问题(。

但是后来发现这样实在很难全员HE,于是又追加设定。

即已开启记忆传递功能的佩剑与未开启的佩剑进行过蓝牙连接之后,未开启功能的佩剑会被强制开启该功能(好绕口哦😂)。

但是因为其余剑主在原剧的世界线中是「未死」的,所以他们得到的记忆只会有一段,就是说并没有死亡记忆。

举个例子,就是前往天玑立国大典途中,副相和上大夫相遇,佩剑连接成功,而后上大夫会在梦中梦见自己最后拜别小葱并临行插刀二三事。

而后他可以由此提前得知:王上居然被下毒了;居然有个叫遖宿的国家;王上居然会决定向那等边陲蛮国(XDDDD)递降书。

然后经历过系列怀疑惊疑之后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从而回国之后就开始彻查药物来源提防三大世家(没错本文设定下毒的是世家)下黑手护王驾走向人生巅峰(不是,胡说的别信。

至于为何不会因为看到孟章决定递降书就心生失望……他又不是傻,一切都还没发生,说什么都为时尚早。

以上基本就是仲孟线的BE转HE关键点。





emmmm……

突然发现此设定对狗王非常相当的不友好……

举国躲在越支山后韬光养晦隐姓埋名暗搓搓打算搞大事,结果外面四个大国有三个已经把它提上了一级防卫黑名单……

为什么是三个?因为没有天权。

为什么没天权?因为慕容在瑶光。

而且就算慕容在天权也没用,因为他得到的记忆跟遖宿没有半毛钱关系。

此处就不透露了反正大家差不多都能猜到。






再说一下裘振……

他为什么没有记忆……

大概是因为……

死而无憾吧_(:з」∠)_

(其实我只是忘了安排XDDDDD

如果安排上的话……想想看。

对他影响最深的大概就是裘府抄家吧。而抄家原因是老将军替陵光顶下贻误战机的过失。

如果他能够早一步知道的话,一定会冒死觐见恳求吾王抓住时机果断出兵,以陵光跟他的感情,说不定就听了。

然后……什么悲剧都不会发生。

天璇三集一统天下,副相压根没有出场的机会哈哈哈哈哈(。

……但这样我就不知道怎么写了,剧情走向可能就变成让文臣武将在太平盛世谈个恋爱????

不,对不起,虽然很美好,但我做不到_(:з」∠)_

不过话说回来,lof上有篇文做到了啊!

id江涵月太太的《镜花水月》,天璇组无cp向。

可谓非常美好了(除去复式结局两把四十米大刀的话(。

强烈推荐。(突然就推起了文。





最后说一点。

佩剑的记忆传递,只传记忆,不传感情。

当然剑主面对记忆(梦境)时自然会生出自己的感情,但是同原剧无关。





依然不知道怎么加tag系列。

让我占下裘钤吧毕竟有推文(。

刺列相关‖关于蹇宾被刺杀事件与公孙钤的关系

emmmm……

怎么说呢。

其实刺列1的前十集我是去年看的,后来被剧透了基本是全员be,后面部分就没敢继续看。

最近才从15集开始往后补。

所以前半部分的剧情,可以说只能记个大概。

突然想起来标题这件事,是因为看文的时候,太太们的后记或者其他读者在评论里提有到过副相似乎参与谋划了天玑王的刺杀事件。

虽然大家本意都在表示副相并不是个迂腐死板的制式化君子人设,该出手的时候也并不囿于僵化的道德条例。

但说真的看到这说法我是有点懵逼的……

前面说过了之前的剧情细节部分我几乎是记不得了。所以对于公孙的人设,完全来源于后半部分的剧情以及b站大家刷的弹幕(。

所以在我心里他就该是那种君子端方光风霁月到一点污点都不沾的形象。

何况天玑国主遇刺时他才刚入相府不久只是个幕僚吧?丞相就这么看重他,跟一个幕僚商讨刺杀别国国君?????

不,我不相信。

最多就是他旁听丞相的决断然后身为幕僚并不好说什么只能默认。

然后点开第二集视频迅速就被打了脸(。

「我们派去刺杀蹇宾的死士」……_(:з」∠)_

脸疼。

讲道理,乱世之中为君为臣必须有所手段这我并非不懂,刺杀这种事情也并不算什么十恶不赦,像陵光派裘振刺啟昆,苏上卿派杀手多次刺杀仲堃仪,这我也都认为很正常。

之所以这件事放在公孙身上反感那么大,是因为我觉得……这崩人设了。

公孙钤对于天玑此国的态度和相关反应,我记忆最清楚的是两件事。(因为刚刚看过去。

都是在他们出使遖宿时发生的。

其一,仲以通商计,使天玑粮食减产,然后邀公孙意令天璇天枢趁机协同攻打天玑。公孙最后并没有答应。

官方说法是吴小将军不堪大用,但我可能粉丝滤镜太厚,硬生生看出一层不愿趁人之危的意思。

(说到这里为什么剧里各国都在纠结有无出色将才,而遖宿从来不纠结这个,就把有没有将才的各国都打败了……

所以遖宿的将才是谁?

对不起其实我还没补完全剧OTL)

其二,就是副相跟齐将军在花园偶遇提到各国应同气连枝天璇上下期盼与天玑和衷共济,然后被齐将军怼了一顿……

(题外话一下,总感觉这里显然齐将军是在撒天璇派人刺杀蹇宾的气啊哈哈哈哈哈

这两件事,跟之前天玑王刺杀一事放在一起看,可能是在下blx,就算刨除第一件事里粉丝滤镜带来的「不肯趁人之危」观点,也觉得这个人物太可怕。

出谋划策刺杀了对方国家国主,结果还能一脸诚恳的表示我国愿与贵国和衷共济???起码也该就前事道个歉吧……

当然这种事即便彼此心知肚明也不好明说,那么隐晦的表个态呢?

一点都没有。就特别耿直特别诚恳带着一种「大敌当前贵国可不要看不清形势」的谜之家长训话感。

这怕不是个伪君子……

(我怕不是个副相黑(。

总之个人感觉中刺杀蹇宾这件事跟公孙钤的人设就是有着非同一般的违和感。

不过还好小说给了点安慰_(:з」∠)_

原文摘录如下:

【魏玹辰负着手,在花厅里来回的踱着步子,眉宇间是一派焦虑。

公孙钤几次想要开口问他,究竟是出了什么事,能令天璇国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表现得如此坐立不安。

但话到嘴边,却是又觉得以自己幕僚的身份,仿佛并不适合问出相关的问题。

一名仆役小跑着进了花厅,递给魏玹辰一封以火漆封口的信件。

魏玹辰拆了信飞速浏览一遍后,将信叠了起来,略一沉吟,对公孙钤道:“派去刺杀蹇宾的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公孙钤此时才知这一夜魏玹辰到底在焦虑什么,原以为他只是遣探子去打探消息,万没想到还一同派出了杀手。 】

所以他对刺杀一事最初是并不知情的。

个人认为还是小说里的安排比较合理。无论是公孙基于自己幕僚身份并不多问,还是丞相魏玹辰直到消息确实才将刺杀一事告知给公孙,而且他在说出口前还【沉吟】了一下,应当是对是否如实相告有了个考虑的过程……

都是合情合理的。

而剧中的安排,且不论人设问题,真的,一国丞相,跟一个招徕不久的幕僚商讨刺杀他国国君这个剧情……

掉智商_(:з」∠)_

主角光环不是这么用的。

至于后来小说中公孙也并未对刺杀一事表出任何反对态度,反而迅速开始思考死士全灭的背后代表了什么,这也很正常没什么可非议的。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但并不是自己不做就不允许他人去做。

他又不是愤青。

何况他如果介意这种事,干嘛还在刺杀了共主的天璇王治下为官呢?



废话一箩筐,总之想表达什么呢……

大概就是,《辰宿列张》到时候会用小说剧情吧……

(对,其实我就是个副相吹。这么崩人设的事我们副相一定没干!😂😂😂

……

似乎又陷入了tag选择困难症里。

还是随便打打吧_(:з」∠)_

刺列相关‖记脑洞。《辰宿列张》

天璇组主视角。

私设甚重差不多算是半au

刺客组师出同门但并不相识设定。

入门模式大概就是被云游四方的先生看重,教个一年半载留点师门秘籍留把祖传兵器就惨遭抛弃(x)自学成才

唯一的联系大概就是各人的佩剑,同源而出有蓝牙感应(……)

其实也可以是因为他们各人族中刚好有剑所以才被挑中当徒弟。嗯,这个待定。

不过原作设定小齐的剑是自己DIY的,所以还是倾向前者,就当先生给徒弟留了本打铁秘籍(x)

好吧我就是强行圆一下一群八竿子打不着出身参差不齐的人是怎么拿到感应剑的,尤其其中一把还是趁热打铁(x)。

毕竟有生之年原作应该是圆不上了。

虽说是互不相识,但先生曾在几人相继出师后无事一身轻的云游里某次路过天璇,有意无意同二弟子(?顺序待定)公孙钤提过几次他有同门师兄弟。

至于为什么是公孙钤?

因为【划掉】作者是个副相脑残粉【划掉】从品行来看这个徒弟最可能拥有同门爱这种乱世中无比奢侈的东西啊。

以上刺客组背景设定。

而后关于蓝牙剑。

私设当剑本身将对剑主造成严重伤害时会引起其他剑与剑主感应。

距离越近的感应越强。

感情好的感应也强。

不过超出信号范围那就没戏唱了。

以上大概就是两大最重要私设。

其余比如天璇组年龄是裘振>陵光≥公孙,公孙陵光同年但前者小几个月,裘振比两人长一年。

如果说有感觉陵光公孙逆年龄差那只能说我已经比编剧原设温和很多了。

而且这篇又不是钤光所以没那么重要。

武力值方面裘振>小齐>其他所有人。

因为剧里我好像只看到过裘振小齐吊威亚在飞。

而裘振又是可以在一群杀红了眼的亡君之将中顺利脱逃的,所以默认武力值最高。






至于剧情方面,就是脑补了一下假如裘振活着……

好了我知道他假死了掀棺材板儿了但求不提第二季!

或者我换个说法假如他刺杀共主回国后就没再离开。

同时公孙钤提前几年,差不多就是裘振前往钧天那段时间,由丞相引荐进入朝堂。

因为气质上跟裘振有那么些相似陵光对他颇有好感,兼其本身品行能力都十分出彩,所以虽然职位(暂时)不高,但很得信任赏识。

由是在陵光听闻裘振得手后下落不明,又逢瑶光王室抵死不降怒而让他们要死死去的时候,公孙站出来表示愿意前往劝降。

并且成功了。

劝降回来当日刚好是祭天大典。

刚好碰上裘振要自裁以谢君恩……

这里可以上翻私设划重点了。

当剑对剑主造成严重伤害时其他剑会产生感应,越近越强。

所以裘振的剑当时抖到握不稳,扎偏了。

(我晓得剧里捅得够偏,然而小说里捅的是心口,这里走小说设定。

没死成。

后来因为拥有成功劝降瑶光王室功绩,公孙大人被朝堂上下默认嘴炮能力max于是被遣去劝裘将军不要死,留下来。

虽然过程有点波折,但不负众望的成功了。

嗯。

……

…………

后面还没想好,只有几个片段,就不说了。

而且讲到这里有人要问cp了肯定。

暂定裘钤。

对就是这么冷门邪教。

作为一个钤光党,做出这个决定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还不是怪官方裘光大旗抗太稳!(炸

裘光那么真爱裘振活着我怎么写钤光?嗯?

而且讲道理将相和很美好,情敌组使我快乐(。

至于其他cp组。

大概是仲孟,双白,执煜,煦离,骁艮。

没错,此脑洞是带第二季部分人物但不带剧情玩系列。

因为不想原创人物,所以剧情需要人设可能会有更动。

不过其他角色出场肯定非常少,一笔带过那种吧。

好了就这样。

发出来就是为了提前看看有没有撞梗撞脑洞的。最近好像看到有撕这个。

所以怂到一逼的撕逼无能星人弱弱试个水。

……然而发现tag不知道怎么打?

算了那就随便打打了。

缘更。

来自脑洞永远可以跟正文发布差(不止)一年的lo主。

……以及,有人能提个王上的cp吗?

将相组了留下他感觉于心不忍……

但是随便塞一个感觉更不好……

不,没有裘将军的分身顾将军出场,抱歉。









啊忘了讲。

本篇伪重生梗。

蓝牙剑传感记忆设定。

所以大概会有隐藏的钤光刀。

哈啰这里是久违的酒馆尬聊。

作为一个手机党,此时的我内心是崩溃的。

只是因为被某位太太给予了暴击所以自力更生小甜饼,谁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

别问为什么画风那么少女,文风是猫腻的锅我不背(x

但是ooc都是我的(。

图太长,如果看不清请告诉我我分开再发一遍。

也许下次再见他俩就同床共枕(x)了,但是别问下次在哪里。

最后,我真的快控制不住我的笔了,如果感觉逆了cp求别动手(OTL


关于酒馆夜话尬聊片段的续集……

p1来源是某天认真算了下,根据书里的时间线这两位其实已经都有50+的年纪啦……

所以其实我是在写两个老爷爷谈恋爱?

讲道理这个事实我是拒绝的!

而且50+又怎样!别忘了他们是至少能活上千年的强(yao)者(nie)!

根据年龄比例来算他们还年轻得狠(不是错字!)!

更何况根据年龄比例换算,他们岂止年轻,根本就还是两个宝宝_(:з」∠)_

p2好歹写到了当初最开始想写的对话……的一部分。

所以我还是很绝望。

SAD.

PS,秋山师兄道法为私设,此「观自在」非佛教「观自在」,就是觉得顺口且好看,取个字面意思。

望对佛教有研究的大人勿细究。

(鞠躬。

最后,说好的只开脑洞不写文呢😂😂😂

昨晚睡前敲的小片段。

背景依然是圣光大陆偶遇。

不过时间线大概要在同行一段时间后。

ooc太过没敢发。

两个人心理年龄起码被我操作了-40。

然后想到昨天是什么节。

快乐地强行找了个理由,就当给他们补过六一儿童节。

脑洞来自原作阪崖马场部分曾两次提到罗布一笑「露出满口白牙」。

想想作为「秋山君」这么笑大概有点傻(。

于是。

就这样了。

特传‖异端传说。chap.06

……咳咳,大家好我还活着。

对不起时隔日久的更新特别短小,注水般没内容的一小点。

因为码字工具突然出了谜之故障总是不停光标回跳,写起来特别艰难。

这节其实不应该断在这里应该还要长很多。但是工具那个状况敲完大概又得毁约延期OTL。

所以明天大概还有更。……大概。

而且因为时隔日久文风也有点不太对……

复健模式,望担待OTL






chap.06





第二天一早醒来之后,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是医疗班病房其实还蛮好睡的。

大概是为了病人修养和康复着想,整个建筑物内大部分区域空气都很洁净,病房区到了夜晚更是尤其清静。明明外观上是建在平地,却会仿佛位于山林深处般响起一些隐约更能让人好睡的细碎虫鸣和流水声。

在这样的环境里睡一晚真的很补充精神。而且不晓得是不是巧合,这种被营造出来的声响环境跟我一直以来适应的特别相似,所以完全没有不习惯之类的感觉。

可就算这样我还是比较渴望回去自己的地方啊!谁没事喜欢在病房待,桌子椅子床单被褥整套一堆雪白看多会雪盲啦!

所以梳洗用餐完毕我立刻拽了路过的医疗班询问越见的所在,说什么也要让他今天批给我出院。

至于可以自己偷偷溜走这方案我想都没想过。

原因一,我一点不想下次来就发现自己上了黑名单会被一言不合关到死。

原因二,现在信誉度不攒高一点万一以后真的有急事被防太紧跑不掉怎么办?

认为第二条是我想太多的小朋友们,大哥哥教你,未雨绸缪才能有备无患。何况现在又不赶时间,走之前跟人打个招呼也是基本礼貌嘛。

找到越见时候他正站在某个病房门前从打开的窗口向里面递餐盒。

看到这场景我第一反应是原来医疗班还兼职配送早餐服务吗也太高级,门里是VIP病号是不是。

但看清具体情况之后就一点也不那么想了。

哪家VIP病房是这种探监式送饭法啊?

门都不打开一下也就算了,窗口还超级小,小到估计只能塞饭盒连多根手指都不能够。不是我要说,监狱的通风口都会比它大。

严防死守到这种程度,傻子也能猜出门内关的是越狱惯犯了,而且还是战斗力超强一个不小心会被逃走的那种。

所以说配送早餐是真的,VIP也是真的。

只不过跟大家一般认知里的理由可能不太一样。

看着那个活像监狱探监的透风小窗口,我默默抖了下,深深体会到昨天选择配合是怎样的明智之举,起码今早的早餐是在食堂自主决定而不是被打包带来连选择余地都没。

虽然说这里的饭菜口味都还不错啦。

「哦,同学你起得还蛮早的。」那边送完饭的越见已经转头看到我,随口打了招呼,然后转身毫不留情地把门上的透风小窗给封掉,将门内不知哪位老兄「放我出去」的凄惨喊冤声彻底封死在里面。

嗯,医疗班病房隔音真好。

「还好啦。早啊。」我回应。

「早。」

无视了随即响起的咚咚大力锤门声,越见走过来,没等我多说什么就直接上手抓起我受伤的右臂翻看。

整个过程不到五秒,他松手,「恢复得不错,你可以走了。」

「欸?」我愣住。

「欸什么,没住够吗?」越见看过来一眼,转身往另个方向走,示意我跟上,「分析部门今早发讯息来了,成兽被侵染时间是在幼兽出生之后,已经确认幼兽彻底没问题。既然这样你也就是普通被咬一口,睡一晚骨骼已经恢复差不多,其余的待在这里也不会恢复更快,就是注意今天内不要让右手太吃力。」

「啊……好。」我还是有点不可思议,居然这么容易就可以获释?之前听到的传闻让我对越见印象整个接近妖魔化了,还以为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行。

大概我本身伤不重是最主要原因吧。

「好了,就送你到这里。」

前面带路的人突然停下脚步发出话语。跟着停下,抬头我才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被领着走到了大门前。

是说,原来这一路越见是在送我?还以为他是为了讲幻兽的事情才让我跟上。

突然有点感动。

「分析部门具体结果出来我会记得发讯息。」感动对象想了想又补充一句,然后摆手,「还有工作,先走了。」

「嗯,再见。」

目送着蓝袍离去,我转身走出大门,看到门外椰子树和细白沙砾那一瞬,虽然好像不太应该,但我还是想到一个问题。

越见讲的工作,该不会是给冤民……咳,我是说,被关的袍级(或非袍级),送饭吧?

◇    ◇    ◇

时间是十月十一日星期五上午八点零四分,时隔二十四天之后,我终于又站在自己七陵学院的住所前。

满心感动。

然而还没等我在潭边小屋门前把感动延续个两三秒,有个声音很干脆地打破了安静。

「学弟。」声音是从上方传下来的。

抬头,有个穿术士祭咒服的男生坐在搭在树上的木屋门口,看起来懒洋洋的,荡着一条腿往下看。

那张脸好像有点眼熟……

啊,想起来了。

有看到过几次他跟然站在一起说话。原来我楼上(还是算树上?)邻居是他吗?

在离开出任务前树屋都一直没人进出,害我还以为是空房说。

「学长好。」我行礼,然后疑惑,「有什么事吗?」总不是就为了初次见面打个招呼吧?

「哦,也没什么事。」摆出思索的表情几秒,结果说出让我一秒黑线的话,那位学长丢下一句「稍等」就爬起来走回他自己的树屋里面,留我在树下纠结是开门回屋还是继续傻傻望树。

再仰头下去脖子会很酸欸……

「找到了。」

纠结出个所以然之前,那位学长的声音再度传下,然后一阵微风眼前一花,人影直接落在面前,递过来疑似信件的东西:「你的信。我昨天任务回来看到水妖精的信使在树下乱晃,很打扰休息,就先帮你收下来了。」

水妖精?伊多他们?

除了他们应该也没其他水妖精熟到会寄信来了我想。

「谢谢学长,对不起麻烦你了。」一面接过信件一面道歉加感谢,我微微弯腰。

「没事,我还有点困,先回去睡。拜拜。」学长摆摆手,很直接就反身几个动作又攀回树上,进到屋里去了。

「欸……」我有点错愕。

这个学长办事也太简洁一点,我连他名字都还不知道啊。

算了。

摇摇头我低头翻看起手上的信封,雪白的没什么特别,打开来里面倒出一张卡片,正面用金粉绘着漂亮的花纹,乍一看很像精致的纪念卡片之类的东西。

不过花纹有些熟悉,果然是伊多那边送来的。

翻到另一面看到文字后才知道原来是张请帖……

算是请帖吧?

反正用通用语写着邀我十一号上午八点到水妖精圣地,他们会备好点心等物准时相待之类的,用词特别正式,正式到我都觉得有点怪怪的。

……

等等。

十一号,上午,八点?

我有点眼神死。

不明白的同学可以现在把页面往上滑,滑不到几下你应该就懂了。

没错,我已经超时了。







尬聊片段第一波。

如果我说一开始构思到的促使我开始动笔的那段对话根本还没写到你们怎么想?

反正我是崩溃的。

想死。

占tag致歉。

啊我就记个梗。

假如秋山君跟陈长生在圣光大陆相遇?

开头都想好了,大概就是七间和折袖终于上山下海(?)历经磨难(!?)被恩准喜结连理(……),于是在北方雪原cos科学怪人钻研生物遗传及活体(不是)解剖的秋山君被一众师弟妹委托前往圣光大陆跟苏离通知一声他闺女要嫁人了。

至于参加婚礼?您老人家开心就好,我们就通知一声。

然后秋山君就上路了(。

而与此同时,圣光大陆一方,陈长生(被迫)捡了个徒弟后,打算拎着对方前往圣城接大概就要到来的徐有容,顺便看能不能逮着苏离问他这徒弟究竟几个意思。(虽然问了大概也是没意思。

然后他俩基本同时抵达圣城。

当时刚好是个什么超大型的节日,类似国庆节或者圣诞节那种,圣城刚好就在举行大型庆典。

二人挤在人潮里仰头看天上一群飞来飞去听说是龙骑士的家伙,面无表情。

(刚到大陆没多久语言还不是很熟练有点怀疑自己理解错误的)秋山君挑眉:「……会飞的蜥蜴?」这究竟该划分到物种差异还是文化差异?以及,现在返回离山宣告天下自己并不是真龙血脉还来不来得及?

(在书上看过也听说过然而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的)陈长生喃喃:「原来真的是会飞的蜥蜴啊?」夭寿哦,吱吱看到要怎么想?(跟你们想的差不多。

然后因为挨得近又耳力超群当然重点是听到了熟悉的乡音(……)和谜之叠合的感叹。

两人分别转头(一个转左一个转右)。

面面相觑。

对脸懵逼。

(根本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见这家伙的)陈长生十分错愕以及震惊以及怀疑自己在做梦,有点恍惚地开口:「秋山……师兄?」说起来好像之前真的没有用明确的指代称呼过他?直接叫名字应该不太好?反正苟寒食说过通过剑道就能算离山一脉了那么叫声师兄应该不过分?(内心戏好多哦教宗陛下(闭嘴。

(万万没想到这么大的陆偏偏就能撞上最不想撞上的家伙的)秋山君内心其实是WTF的,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能怎么办?只能凉拌咯。而且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于是回礼。

于是二人寒暄。

于是互相交流。

于是……

没于是了。

这就是个脑洞,马猴世界我不是很熟啊而且这设定想一想就是要爆脑的大工程所以是不会真的开写的。

顺便私设陈徐二人恋未满状态。

最后,

如果有哪位太太想要认领欢迎之至,我们可以一起讨论剧情啊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