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近深色。

任性,没逻辑,坑多品差。
脑洞太多/大症候群。
坚持一个cp只写一篇长篇原则。

占tag抱歉,说一下关于《斩彷徨》的后续问题。

那就是没有后续。(。

嗯,不是开玩笑。

这是自从发了(下•二)之后就一直在犹豫的问题。

就是想坑了它,写不下去了。

不是没有剧情,不是没安排好结局(是真的没安排好(。),就只是写不下去了。

……好了我知道很多人想打我说不定还默默(?)槽了句mmp。

但是请听解释_(:з」∠)_

港真今早之前虽然真的觉得继续写下去心里会很膈应,也没决定要弃。

可是无意间旁观了一条其他圈里的撕x总结,看完就瞬间下了决定。

那篇总结里有些撕点跟这篇文完全重叠,如果汉之云真的是个不错的剧或者乐乎不是几乎成为弟弟粉的大本营,估计我是活不到自己说坑文这天的(。

不过别误会,下定决心坑它不是因为我人怂怕撕(虽然的确人怂怕撕(。

而是确实感觉良心在痛(。

想问一下大家看斩彷徨这篇文(尤其是下•二)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猜测一下大概不外乎爽和解气。

是的我写的时候也很爽很解气,就是因为被气疯了才动笔的,目的就是发泄。

那么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这是篇纯粹的爽文,而且只是单方面站在弟弟的角色视角上的。

所以情节安排不在乎是为了给弟弟出气,让他发泄。

可是发出下•二之后的白天我就开始不安和反思。

看过的大家都知道最后结尾弟弟拿出了啥。

在写的时候并没觉得什么,因为这些是跟后续剧情联系在一起的,当时只觉得有了它们才能怼得更到位。

可是写完之后冷静下来就觉得这行为思想简直堪称恶劣恶心。

就因为剧情安排和内心郁气我就有资格对其他角色那么做吗?就因为我不喜欢他们,甚至讨厌他们?

真的有资格吗?

而且看文的大家里面真的没有对他们(角色,或者演员)存有好感的吗?这么写会不会伤害到这些人?

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因为这是同人,不是原创。

更何况就算原创角色也不能按着自己的想法为所欲为。

所以同人更不能。

同人里的角色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你可以教育他/她,可以对他/她好,可以给他/她糖吃。

但没资格为了一己私怨就凭空制造黑点,并且以此为依据对他/她做残忍的事。

那样做的话,你毁角色,而你的行为毁你自己。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对于文里的黑暮云。

毫无疑问我ooc了。

是的同人圈流行一句话是除了官方全是ooc,这没错。

但就算我脸再大也不敢拿这句话当这篇文的挡箭牌。

斩彷徨前言里写过,之所以写这篇文很大原因是怒剧版心魔云之不争。

——你都入心魔了还只会嘴炮连个人都不杀?

——这不可以。

所以在斩彷徨里他就杀人了。

看,逻辑弊病很清楚了是不是?

但实话说这并不算什么毛病,毕竟文里对立战争背景在,杀敌对方有什么问题?没问题。

问题在于我不知道怎么就脑抽在下•二里出了那么个剧情。

于是简直ooc到无边无际——

不这不是ooc了,已经是在给角色抹黑。

白暮云不杀人,没问题。

剧版黑暮云不杀人,其实也没问题。

可是我看不惯,就让他杀了人。这放在逻辑背景下因为是有原因(心魔化+白暮云彻底消失受到刺激)的,所以也还可以理解。

可是弟弟究竟是个什么人设呢?

他黑化了也不杀人我看不爽所以让他杀,这没问题。因为弟弟的设定从来没有面对外人心慈手软圣母心这一条,看他劫狱时候宰了多少狱卒就懂。

可我几乎给他写成了个变态。

剧版心魔一个人都没动基本什么坏事没干。

文里那个不但杀人还让他们死无全尸。

对比下来,问题无疑非常严重。

如果继续用别人家孩子来类比,这就可以算是教唆杀人。

这描写毫无疑问毁了这个角色。

虽然写起来爽看起来爽,但毁了角色就是毫无意义。

把他毁成这样老子都不晓得自己哪来的脸自称暮云粉OTL

所以这篇文真的没必要也没脸写下去了。

……当然我猜现在可能有读者觉得自己被坑了想揍我_(:з」∠)_

这次确实是我不负责任我有问题。

冲动落笔,冲动安排剧情,最后说句坑了坑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非常抱歉。

但是真的没办法写下去了。

所以我们丢了这个没意义的爽文去写甜的好不好_(:з」∠)_

糖多好吃啊何必执着于爽呢对吧_(:з」∠)_

有人反驳吗没人反驳?

5,4,3,2,1??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最后再度占tag抱歉。

一天后删。

然后《斩彷徨》现有的章节我……还是删了吧。

我宣布,退圈半个月以保平安哈哈哈哈哈(。

轩辕舰精分组:

灵魂画手们的接龙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排带上相关人员:

第一棒 @苏魇 

第二棒 @夏慕晗璃 

第三棒 @慕瑾 

第四棒 @花近深色。 

第五棒 @苏烬颜 

第六棒 @空梦中一个我 

以上

论全员对弟弟的花式告白(英招篇)

食前需知——

请务必!务必!务必!忘掉英招的人形!!!!

日常ooc预警

剧情胡诌预警

以上。





被酋魔重创伏在地面奄奄一息的时候,它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或者那也并不能算是人类,可它也不知道找什么更好的词来指代他。

若要准确而言,那大概只能说是一份剑气,源自断裂的轩辕剑,在人间界辗转千年,不过是阴差阳错转世成人。

可若让它只拿他当股剑气来看,心里却又莫名升起烦躁抗拒来。

——他当然不该被仅仅当做剑气。

这样认为着,可又不知为何有如此激烈的抗拒。

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想到他呢。

英招眯了眯澄红的兽瞳。

——想要不想到他也难吧。

这一代的壶中仙,那个本名叫做笙儿,在人类里又有个名字叫横艾的小女娃。用那只聒噪鹦鹉的话来说,是个无比无趣的人。

无趣死板到为了在人类之中更好的隐藏身份,严格限制它们这群契约妖兽于炼妖壶的自主出入。

虽然对于它这种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年岁的老妖怪来说待在壶中还是外界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何况再怎么限制也不过短短几十数百年而已。

一旦小女娃找到她要的轩辕剑回到仙界,它还不是想什么时候出去便什么时候出去。

可即便如此自我安慰,在壶里待着也难免无趣,因而会对得以离开炼妖壶出外放风或有外人闯入炼妖壶的事记忆深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而那几次偏偏都跟那个小子有关系,这倒是纯属巧合了。

说是几次,也不过三次。

前两次也没什么好说,不过一次是女娃娃的人类队友被那小子压着打,女娃娃不得已叫了它出来助阵,一群人几乎算是落荒而逃。

——那小子的剑气……真是叫人怀念。

负着那几个因中计失败懊丧不已的飞羽飞翔在夜空里的时候,它倒是在想这个。

它知道女娃娃守着的那个人类也是剑气化生,可他一直剑气未成,这轩辕剑的气息,它也是许久未能真切感受过了。

第二次是那小子被女娃娃使记困到了炼妖壶里。

而后那个飞羽的焉逢,总是被女娃娃当做心头肉一样捧着护着的家伙居然也一起被收了进来。不过也对,毕竟两个都是剑气,同气连枝。

女娃娃托它把焉逢小子带出去,其间还被那小子阻了一阻,也算是有些能耐。

后来他们两个竟一起跌到灵魂漩涡里去,焉逢小子还因祸得福终于剑气大成。这倒完全是意料之外。

女娃娃想必十分高兴,也十分难过。

英招这么想,本身倒并没什么特别感觉,不过是比起焉逢小子更看好那个白发小鬼一些。

契约兽同契约人意见相左,不是什么稀奇事。

或许是因为那小子剑气更强,或许只是因为他比焉逢小子更早让它觉得亲切怀念。

就这么简单。

再然后的第三次碰面,却真是纯属偶然。

那一日又被女娃娃喊出外界去的鹦鹉咋咋呼呼的回到壶里来,说外面太阳太好温度太高热得不得了。

太阳。

英招已经许久未见过这样东西了。

很好的太阳听起来让它有些动心。

于是它同女娃娃打了商量,想去壶外晒个太阳。

女娃娃当日或是心情好,没做多少犹豫,答应得爽快,只是叮嘱了半天莫要吓着人,莫要伤了人。

真是啰嗦。

那就干脆去骁月的地盘吧,万一给人看见,吃了就是。反正它既然是女娃娃的契约兽,那骁月也算是敌方。

只是万万没想到居然遇见了个不容易吃到嘴的。

当时它在骁月一处绝少人烟的林子上空逡巡半晌,好容易找到一处草甸柔软阳光充足的地方,收翅落了下去化作人间白老虎形态。

未想趴了不足一刻,皮毛都还没晒透,便听到林间传来足音。

警惕抬头,入眼的白衣白发,熟人。

……哦,也不算熟。

英招当时正晒得舒服,半抬着头还眯着眼,实在不太想动弹。正想着虽然不熟可好歹认识,不如打个商量我们姑且休战好好晒个太阳?

就看着对方往这边看过来,明显的愣了一下,皱起眉来。

——看来要谈不拢。

英招内心十分怨念,可惜这么好的太阳。

便要起身,大不了战他几个回合。

然而刚刚抬身,却听见白衣人冷淡音色:「我今天不想打架。」说着话抬脚走过来,「还有你占了我的位置,往旁边一点。」

……好气哦。

英招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气音:「你们人类不是都讲究先来后到的吗?」

「……」没有回应,脚步声也停止了。

英招疑惑抬头,只看到白衣人脸上尚未来得及收拢的错愕神色。

……哦对,我现在看起来是普通老虎。

……那这小子对着普通老虎说不想打架还要求让位子他是不是有病!

人类的世界好难懂。

英招瞥了白衣人一眼,把脑袋换了个方向。

——就不让你能咋滴?

背后良久没有声音。

就在它忍不住转过头去看时,脚步声再度响起了。

它转头,眯眼看着白衣人步态从容地走到它身边,理好衣摆坐下,偏头对上它视线,神色里方才的错愕收得一干二净,只剩一片冷静淡然:「我说了,不想打架。」

然后倒头躺下。

「……」这小子要不是对自己太自信,要不就是个傻子。

白老虎英招翻了个白眼,然后默默往白衣人身边蹭了一点。

一人一虎相偎而眠。

直到日光褪去。

英招听到身旁布料摩擦声响,感受到有人起身。

它懒懒抬了眼皮,看着那小鬼皱着眉摘自己一身白衣上的草叶,十分烦恼的模样,心里有些想笑,喉咙也有点发痒。

痒得让它脱口而出:「喂小子,我有点喜欢你了。」

「再有下次,还一起晒太阳吧。」

白发的人闻言动作一顿,回头看了它一眼,没有回答,最后拍了拍衣摆,径自离去了。

英招看着他转身,身形没入林间,而后是金红龙气自林梢上腾起,转瞬间划过天边,良久轻嗤一声:「嘁,没礼貌的小鬼。」

语毕它站起身来,抖落了一身杂草,亦将羽翼舒展,展翅腾空而起,向着与那龙气相反的方向而去。

自那一别,便到如今。

而如今……

英招从喉咙里咕噜出一声破碎的笑,看看这天,红尘弥漫,再看看地,焦土四野。

可这都没有什么。

它看向某个方向,就如当初看着某个人离去。

它知道他们终将迎来胜利的曙光。

只可惜那曙光却再也无法落在它眼里。

——不过现在也不错。

它看着远方轰然腾起的耀眼光芒,心想。

——看啊,那个小鬼在发光。

这么想着,它满足的眯起了眼睛,沉睡在这光芒照耀之下。

最后听到有句回应响在很远又很近的地方。

『再有下次,还一起晒太阳吧。』

『……呵。』




弟弟表白周

这群太太真的有毒啊……

瑟瑟发抖。

所以,还有要一起服毒的嘛?!(不是。

名额还有,选项只有猜不到,没有想不到!

惊喜多多,从速从速!(……

轩辕舰精分组:

日常搞事,本次主题全员表白弟弟,表白的人随机抽取,目前参与人员及其抽到的人物角色统计如下:


 @花近深色。   英招


 @苏烬颜   尚章


 @夏慕晗璃   昭阳


 @公无渡河   磬儿


 @苏魇   多鹏


 @北夜   久悠


 @慕瑾   徒维


 @肆夕   苍梧族先主


 @喵大人吉祥   端蒙


 @折一世君颜   雨女


 @默默,有声   游兆


说明及要求:


优先原著向


字数不限


题材不限


一周内完成


标题暂定为《论全员对弟弟的花式告白(xx篇)》


tag为轩辕剑之汉之云,徐暮云,轩辕剑精分组


其他想到再补充,以及欢迎其他人一起来搞事


以上

弟弟又吃药又变小又女装又失忆又穿越又缩水。

一路放飞我只想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结撒花!感谢各位太太!合作愉快XDDDD

搞事小分队:

全文已全部完结并放出!各位太太辛苦啦!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故事真的是神一般的展开了,前期还算正常的弟弟先是缩小到了七八岁还被迫穿上了女装,又从古代倏的一下到了现代,然而这只是个开始,七八岁算啥!最后更是直接变成了十厘米还是转世?!哈哈哈哈哈会玩会玩😂
最后祝各位实用愉快~
以上


顾未初:



目前六棒完成啦!辛苦各位啦!被我从昨晚九点样子就开始急吼吼的催促着赶进度赶到现在,终于在一天内就赶完了一半的进度。大家都很给力了。我真怕接龙一接完我就被你们拉黑哈哈哈,觉得这个傻逼太烦了没事就催你们,我不管,趁着热情还在赶紧把它赶出来,况且你们不想早点看到这个神经病一般的故事吗?
剩下的人也继续努力吧,我会继续举着小皮鞭不停催促你们的😂😂😂




搞事小分队:







队伍又壮大了,公布一下目前的次序:
第一棒 @苏魇
第二棒 @公无渡河
第三棒 @肆夕
第四棒 @北夜
第五棒 @zoel_07
第六棒 @默默ꈍ3ꈍ影儿
第七棒 @金安在
第八棒 @灯彩
第九棒 @花近深色。
第十棒 @夏慕晗璃
十一棒 @喵大人吉祥
十二棒 @慕瑾








要求:不准开车,cp向不要太明显
规则:每个人只能看到自己前面一个人写的内容,最后所有人都写完后再进行发布





【徐暮云中心】猜到结局算我输(第九棒)

#徐暮云中心接龙完结撒花!全文请点击【轩辕剑精分组】tag。以上#





暮云随着耶亚希回到山中木屋的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他在深刻的反思。

他觉得自己居然做得出在大庭广众之下掉眼泪这种事实在是脑子有问题!

就算只是情急之下为了脱离窘境的权宜之计,此刻冷静下来他还是恨不得时光返回把那一段从自己记忆中彻底抹去。

大概是当时急疯了。

再想到之前从他人口中推断出来的,自己应该只是突然变成小孩子实际早就已经是成年人这件事,心中陡然郁卒,深觉恢复了身体和记忆之后要没脸见人。

……等恢复之后,谁敢提这件事一个字,格杀勿论。

他面无表情地想。

于是如果此时有人自前方路上迎面走来,便能看到被打扮成女孩并且造型完美到就连方才街面上那么多围观群众都无一人看出端倪的铜雀白衣……小朋友,一身的杀气毕露。

比如买回男孩子衣装回到木屋之后发现耶亚希二人不在,等了一会儿后打算出来相迎的他亲哥。

……不对,暂时还注意不到这点。

皇甫朝云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个身影首先表示自己目瞪口呆。

他不过把弟弟交给了耶亚希一会儿,这是发生了什么?!

弟弟怎么就变成妹妹了!

……而且还如此没有违和感。

这世界有点可怕。

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醒一醒。

「焉逢。」远远看到他的耶亚希用空着的没牵暮云的那只手对他打招呼,一脸的笑容灿烂。

……算了,醒不过来了。

任命地捂住脸把一声长叹憋回去,朝云克制自己露出微笑迎上去,刚要说话,一眼看着被耶亚希牵在手里的小孩明显的情绪不对。

……这张脸冷成这样,若是放在白衣身上怕是要吓退一群人。

朝云第一反应想到这个,然后看着眼前一副女孩装扮的弟弟,不知该笑该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过眼下完全被外表柔化了,根本无法令人生出畏惧之情。

他跟耶亚希打过了招呼,蹲下来跟弟弟平视,放柔了语气问:「暮云,怎么了?」

暮云抬头看了眼眼前据说是他哥成人版的皇甫朝云,抿了抿唇,拒绝跟他探讨这个问题。

眼见着小孩一脸拒绝合作,朝云和耶亚希对视一眼,耶亚希一副忍笑表情,对他做了个「偷偷告诉你」的口型。

……那行吧。

「不想说就不说了。」朝云直起身,把小孩的手从耶亚希手里接过来,「我们先回家,然后我去打两只野味。耶亚希你先在家里熬个粥……你会熬粥吧?」

「……」可疑的沉默,随后小姑娘鼓起腮帮子,「不就是熬个粥嘛,少小瞧人了!」

朝云以怀疑的目光看她,然后赶在人炸毛前一扭头,「好好好,不小瞧你,拭目以待!」

于是一行人回了家。

到家之后朝云准备了一下便出门打猎去,耶亚希把暮云安顿好叮嘱他别乱跑,自己钻到厨房对着土灶铁锅发愣。

正愣神间,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她。

小孩子的声音努力正经了也是又甜又软,暮云便拽着自己的一身裙装,站在厨房门边,用又甜又软的声音表示:「我看到……哥哥,买了衣服回来,所以你可不可以先帮我把身上的换掉?还有,」他沉默一下,拽拽自己被耶亚希换了个发型的头发,「编得太紧了,拽得难受,可不可以拆掉。」

「啊?」耶亚希愣了愣,随后一脸失落,「这就要换掉?不多留一会儿吗?很好看的啊!」为了给自己的说法增加可信度,她睁大了眼睛努力表示真诚。

小孩不为所动:「嗯,换掉。」还礼貌加了个后缀,「谢谢。」

耶亚希:「……」都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于是换衣服换发型。

换完之后耶亚希继续钻到厨房去对着灶台发呆。

剩下换回男装感觉身心清爽的暮云百无聊赖地待在屋子里,看看厨房没有声响,想想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决定稍微出外走一走。

前几天他就观察到屋子周边有几棵橘子树结了果子,一直想去摘摘看,但是面对虽然据说他们很熟但在他自己的记忆里算得上陌生人的两个人不好开口。

现下既然无聊,不妨去看一看。横竖不远,也不危险,算不得乱跑。

打定主意之后,他又往厨房方向看了一眼,跑出了院门。





橘子树确实离得不远,树上也确实结了不少橘子。

并且,还结了一只猫。

暮云一脸错愕地看着那只猫,有些不知所措。

灰白斑纹的猫趴在树上,对着他喵喵喵。

「看来这只小畜生倒还蛮喜欢你。」正纠结该摘橘子还是该摘猫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暮云一惊回首,看到一袭红衣。和一身紫衣。

显然红衣的女子正是说话的那位,相貌倒是好看,却莫名不像好人。

……当然也算不上坏人就是了。

暮云看着她,觉得有些熟悉。而她身畔的紫衣之人则更是熟悉。

尽管对方装扮着实诡异,让他有点怀疑原来成年后的男子也有喜欢男扮女装的?

暮云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两个人,后退两步,不说话。

紫衣人见他动作,却是一笑,暮云不知为何从那笑里莫名看出点怀想意味。

紫衣人笑过之后,慢慢踏前了两步,然后弯下腰来,对他伸手:「树上的猫是旁边这位姐姐的,你喜欢吗?你若跟我走,便让她把猫送你。」

旁边的姐姐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暮云再度后退一步,有些无言。

这样明显拐小孩的话由紫衣人顶着这身装扮和气势说出来当真诡异。

然而更诡异的是,他发觉自己居然有些心动。

当然不是为了猫。

是因为……这画面有些似曾相识。让他忽然安心。

他沉默了一段时间,紫衣人也十分耐心地等着。

而后就在暮云做了决定即将开口回答的刹那,他们一同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爆响,惊而循声望去,便看到那个方向忽然冒出浓烟滚滚,冲天而上。

而暮云判定了烟雾冒出的方向之后,顿时脸色一变,也顾不上再回答,看了两人一眼,一言不发从他们身旁跑过,跑向烟雾腾起的地方。

而被撇下的紫衣尊者慢慢直起身,看着小孩的背影在视线里消失,眯起眼睛,片刻之后忽然一笑。

一旁已经把猫从树上摘下的赤衣撸着猫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君尊何故发笑?」

「我只是想……」紫衣人微微勾起嘴角,「不如跟上去看一眼。」这么说着他已然宽袖一摆动了身,「暮云现在那么小,能做什么。我们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呢?」

「……」磬儿跟在他身后,再度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搞事小分队:

队伍又壮大了,公布一下目前的次序:
第一棒 @苏魇
第二棒 @公无渡河
第三棒 @肆夕
第四棒 @北夜
第五棒 @zoel_07
第六棒 @默默ꈍ3ꈍ影儿
第七棒 @金安在
第八棒 @灯彩
第九棒 @花近深色。
第十棒 @夏慕晗璃
十一棒 @喵大人吉祥
十二棒 @慕瑾


要求:不准开车,cp向不要太明显
规则:每个人只能看到自己前面一个人写的内容,最后所有人都写完后再进行发布

戳我笑点……

他俩是来一本正经搞笑的吗😂😂😂😂

抱歉暂时占个tag……

目前的坑完结之后想开个新的。

大概设定就是暮云死后穿到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

这个平行世界前期剧情跟剧是差不多的,但是角色人设都比较正常有逻辑。

简单来说就是修正一部分角色三观。

重灾区放在飞羽一方,铜雀的人设还挺有逻辑的我就不怎么动了。

其实就是想看饱经剧里焉逢摧残的暮云面对一个对他真•温柔体贴关怀备至的哥哥满心懵逼,而无辜被他弟莫名警戒怀疑的正常版皇甫朝云不知所措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那么总之问题是,现在剧还没播完,所以我不知道暮云结局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态……的。

所以目前两个选项。

第一,等剧播完我再开坑。

第二,让《不思量》里的黑皮白馅儿弟弟穿。

……大家选一下吧_(:з」∠)_

汉之云‖论认弟弟的另种打开方式(中•下)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中」也可以分上下。

这次的更新不仅短小,结尾还断得十分恰到好处,估计是好到你们想打我又不敢打我……

此行为大概可以算作报复社会。

谁让近期大家都发起了刀,作为一个甜党,满心绝望。

还好可以自救_(:з」∠)_

日常ooc超能预警。

依旧琼瑶风注意,内心戏巨多,注意分辨。

以及一直忘了说的……

依然,并不能算cp文_(:з」∠)_

以及,甜文真难写(。





以下正文。





*    *    *





炼妖壶中。

焉逢并不知道外面因为他和白衣间尚未得到确认的关系已然吵得不可开交就差打一架。

他小心控制着自己体内刚刚成型不久的剑气,将其渡到前方盘膝而坐的人身体里。

就在之前发觉二人剑气同出一源可以沟通相连后,他控制心神借势探测了下白衣体内的情况,欲要寻到对方突然痛苦咯血的原因。

却没料到一探心惊。

这具身体内部此刻五脏皆损,经脉亦层叠着新旧损伤,堪称破败不堪,令人望而生畏。饶是他自己从军以来各种隐秘任务大小战场,轻重损伤亦受过不知凡几,依然觉得触目惊心。

将心神抽离,焉逢睁开眼,默不作声倒吸一口凉气。

他未曾亲眼见到白衣究竟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却无端想起幻境中弟弟剑气爆发的样子。

那样来势汹汹气浪骇人。

作为攻势来说确然威力甚大,可这显然不是在暮云自己掌控之下。如此强大的力量,一旦反诸己身,又岂会毫无代价?

所以……是这个原因吗。

是因为剑气的爆发你才这么狼狈?

焉逢低头看着白衣人苍白的唇色和紧蹙的眉头,在心中发问。

他一边告诫自己尚未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这是弟弟暮云,在此之前他们仍旧是敌人,可一边又反问如果他不是那又谁是,于是又禁不住地心疼。

最终被心头不可自控的钻疼搅得忍无可忍,焉逢做出了决定。

他松开两人相握的手,赶在白衣伤势发作前将他扶起坐好。整个过程中说不出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让他伤得更重,一个身经百战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居然紧张到出了满手冷汗。

扶着人坐好后,他紧随在其后坐下,调整了呼吸,首先熟悉了一下自己体内剑气的循环走向,而后抬臂将双手抵在身前人背心要穴上,缓缓将剑气渡了过去。

他其实并不能确认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毕竟剑气不同于内力,拥有剑气的人,除去眼前白衣他所见过的也只有此刻的自己。而他自己这剑气还是懵懂间得来。

只是从之前情况来看,既然只是两手交握剑气间自发的流转交换便可以安抚伤势,那么假如控制得当,使它们接触地更多更自主一些……想必总不会让情况更糟。

焉逢凝神控制着自己的剑气进入白衣体内,不敢过度也不敢放缓,仔细感受着剑气游经体内经脉的结果,几个周天后惊喜地发现确实有效,白衣因为剑气爆发而形成的经脉损伤真的在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一点点好转。

可惜的是,这方法对于其余脏腑的损伤无能为力,看来剩下的只有静养了。

有些无奈地想着,下一瞬焉逢陡然惊觉这想法的微妙之处,分明是已经在潜意识里将自己放到了照顾者的身份上。

飞羽焉逢照顾铜雀白衣……

只怕是魔怔了。

他狠狠摇了摇头,更加全神贯注地做了剑气疗伤的收尾。

片刻后焉逢将两臂收回,前方白衣失了支撑,身形一晃便向后倒下,被他顺手接住揽到怀里。

确认过经过了剑气治疗后白衣没有再现出被苦痛折磨的表情,焉逢松了口气,由盘膝而坐的姿势舒展了双腿,而后又帮白衣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让他枕在自己腰腹之间,自己也向后倒去靠在树干上。

他仰头看着上方,树叶浓密稠荫,是棵无比繁茂也无比眼熟的树。

是他跟弟弟以前夏日里出门时最爱的乘凉地。

他明明已经脱离了一个幻境,可眼前仍是幻境。

「白衣……」盯着上方的树叶,无意识地伸手抚上膝上人那一头白发,就像小时候哄弟弟入睡一样轻轻捋弄着,他低声道,「你究竟是不是我弟弟呢?」

昏睡中的人无法回答,他便又自己兀自陷入沉思。

*

焉逢早早脱离了心魔幻境在外境开始纠结身边的敌人是否是自己的弟弟,仍留在幻境中的皇甫暮云却未有那般幸运。

他自剑气爆发带来的巨大震荡中恢复意识,没来得及睁眼便已然感受到心底生出的恐慌绝望。

为什么我没有死。

他握紧双手把自己蜷缩起来,想,为什么这一次,我还是没有死。

他在天地间仿佛荒无一人的沉寂里封闭自己,一声不出地躺了许久,才骤然睁开眼睛。

「哥……母亲……」皇甫暮云低声念着这两个词,爬起身来。

就算是我杀了他们,他想,我也总该要给他们埋葬的。

他鼓足了勇气看向四周。

然后愣住了。

目之所及之处,被损毁的房屋和死亡的骁月人尸体都是昏迷前的样子分毫未变,却半点没有母亲和哥哥的影子。

是他们还活着吗?

皇甫暮云首先想到这个可能,不由欣喜乃至狂喜起来。

可在他怀着这样的心情查看了屋里屋外甚至更远的地方仍旧没能发现亲人的身影后。

他不得不面对一个更加现实,却被他一直逃避的可能。

哥哥和母亲或许是没有死。

但他们不要他了。

……他们不要他了。

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

『因为你是个魔鬼。』

脑海里沉寂许久的声音此刻再次阴魂不散地响了起来,伴着歇斯底里的狂笑:『因为你是个罪人!』

『靠近你就是靠近不幸。』

『你活该孤身一人。』

『孤身一人去死!』

「你闭嘴!」此刻身周空无一人,十岁的男孩终于毫无顾忌的大喊出来,「我不是魔鬼!我不是!」

他挥舞着双手像是想要把那个鬼魅般的声音驱离脑海,踉跄而惊慌地步步后退着,直到被脚下地面上突起的树根绊倒,背后撞上坚硬的树干。

看不到自己撞到了什么的男孩惊慌失措地回头,愣了一瞬,恍惚间反应了很久,才发现这棵树是自己所熟悉的。

他安静下来。

此时此刻,任何使他感觉熟悉的物件都像是一种依靠,使心里生出一种抓住浮木般的心安。

于是他转回头,脊背贴紧了树干,顺势靠着它蜷坐起来,环抱双膝,低声反驳道:「我不是魔鬼。」

「我不是。」

男孩抱紧了自己,在充斥脑中的狂乱惊慌褪去后感觉到浑身发冷又隐隐作痛,似乎是方才剑气爆发的恶果终于在此刻显现了出来。

那疼痛越来越剧烈,刀钻斧琢般渐渐深入骨髓。

神志开始变得不清,他却还坚持像脑中的魔音低声辩驳着:「我不是魔鬼。」

「不是。」

「你才是。」

……

『……没错,我才是魔鬼。』直到男孩的声音微弱下去,几不可闻,那个脑海里的声音才响了起来,语调既悲伤又怜悯。

——『可是暮云,我就是你啊。』

皇甫暮云没有听清这个回答。

他被身体内骤然爆发的疼痛折磨得神志昏聩,再度失去了意识。





这次不知昏沉了多久,皇甫暮云的意识才渐渐苏醒过来。

或许不能算作是苏醒,他还是茫然的,混沌的,只是对外界有了一定感触。

首先感受到的是周身疼痛的削减,体内仿佛有一道属于他的,却又不像是他的剑气在游走。

之所以如此认知,是因为他自己的剑气假如处于可控的情况下,在体内经脉中的循环与此刻的感觉十分相似,可仔细体会又不太相同。

现在的这股剑气……更温暖,更温和,可也令他感觉十分亲近。

身体里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剑气仿佛也同样如此认为,不再如先前般沛然激涌,随着这不知从何处来的另一股剑引领着,一分分平和安静下来。像受到信任之人安抚的孩童……

不对,等一下。

剑气?

什么剑气?我在想什么?

皇甫暮云的意识再度觉醒了一些,不解地叩问自己。

剑气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这么自然地想起它,还能感受它?

我现在明明应该……

我应该在做什么……?

我本来在做什么?

我……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白衣……』

在令人心生焦躁的空白里,忽而有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皇甫暮云的意识瞬忽「抬起头来」,试图寻着声音的来处。

谁在说话?「白衣」又是谁?

为什么我觉得这称呼这么熟悉?

这声音是谁的,他在找「白衣」?

皇甫暮云的意识里冒出大堆疑问,可是没人回答,他自己更无从知晓。

那声音没再传来。

又过了不知多久,皇甫暮云感觉到了一只手。

那只手落在他的头上……或说发上?

很熟悉,又跟陌生的一只手。

熟悉是因为,它的动作和很久之前,每日哄自己入睡的兄长的动作一模一样,频率与轻重都几乎相同。

可是又是陌生的。

哥哥的手没有这样大,也没有这样暖,也没有……

不,不对,不对。

什么很久之前?

怎么会是很久之前?

明明昨晚哥哥还哄我睡觉,他还答应今天带我出去玩,结果自己却一早跑出去不见人影,午饭时候也没回来。

大骗子,害我跟母亲……

跟母亲?

母亲不是早就已经……

不不不,不对,她没有,她还活着,我这次没有害死她。

她还活着……

可是她不要我了,还带走了哥哥……

……

所以,这只手是哥哥的?

他回来找我了?

他这次没有抛下我?

不对,他什么时候抛下过我,他总是在保护我的。

所以这次,他还是回来找我了。

他找到我了。

皇甫暮云在意识昏沉中确认了这一点,安心地勾了一丝笑在嘴边。

然后下一刻,他便感觉到那只手动作停滞,然后,彻底离开了自己。

他才安心不到片刻便又瞬间惊慌起来。

……你要走?为什么?

他万分不解。

你明明已经找到我了啊?

他挣扎着想醒过来,想控制自己的身体。

你不能走,你不能。

你是我哥哥,你答应过永远陪着我。

你别走……

皇甫暮云挣扎着,想要喊出声来,他成功了,「哥!你别走!」

他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去挽留,也成功了。

他抓住了一个人的手。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    *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