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近深色。

任性,没逻辑,坑多品差。
脑洞太多/大症候群。
坚持一个cp只写一篇长篇原则。

大多cp吃无差可逆。

记几个关键词

留仙台

寄此身

海纳

「命簿决小运,星辰定大势。」

「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总在保护我。」
「我想,我一定欠过你一世爱而不得。」
「所以活该得报偿。」

「哥,你同母神,一定要逼我至此吗?」

「以往我总怨他不说。」
「可他总算有一次说出口,我却没在乎。」

香蜜‖白鹿青崖。台词片段。

tag打得我心虚。

不妥删。




「旭凤你还未明白吗?」

「放不下的是缘,堪不破的才是劫。」

「你是她的心尖放不下。」

「而我。
「我与觅儿之间,才是彼此天定命应的情劫。
「是注定要相忘天涯,相互放过的。」

「只有如此,方算渡劫。」

香蜜‖白鹿青崖。片段。

#没头没脑的片段

#背景关键词:历劫的凡人锦觅和重生没有跟着跳轮盘的上神凤;活在台词里的天帝玉和并未出场的此世历劫玉  

#其实正文完全是正经兄弟情(????),信我,cp  tag纯私心
以及考虑到正文属性又加了个单人角色tag
不妥删。

#应该没有其他好交代的了emmmm

#嗯,没了。

#对不起忘了重中之重。
我流人物理解,人设崩塌式ooc

#以上





「我就是怕老鼠怎么了?」锦觅尤自不放心地抖擞了半天衣襟,这才心有余悸地拍着心口在石凳上坐好,抬头看到某位半醉的天界上神端着半杯残酒笑得毫不收敛,顿时愤愤然翻了个白眼,「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觉得可怕的东西吗!」

「我?觉得可怕的东西?」被质疑的人回手指着自己鼻尖,张口就是醉腔酒气,「笑话,我堂堂天……天界战神,生年至此活了这万万载,还从不知六界之内有何可使我惧怕之物。」

「万万载?」一番豪言换得一脸嫌弃,历劫中的前锦觅仙子现凡女锦觅觑着旭凤神色,拿过一旁酒壶晃了晃,一脸恍然,「可见是真的醉了,昨天不是还说自己现下不过四千两百岁来着,虽然这年纪在我们凡人看来着实也不算小,但跟生年万万载也差太大了吧?难道跟传说不一样,你们神仙是凡间一日天界万载的活法?」自言自语到此,她打了个激灵,抬手敲敲脑壳,「不好不好,不得擅窥天机,不得擅窥……欸欸欸?!!!」

正入戏脑补着妄测天机是个什么下场,冷不防被一把拽住了正对着脑壳一通乱敲的手。

一转头,拽她手的上神眼见着已从半醉成了个八分醉,眼中神光迷离不说,讲话也愈发的毫无章法口无遮拦:「若非说有什么可怕的……也不过是某段时间中的,你的心思而已。」

锦觅:「??????」她一脸大写的莫名其妙,只觉得眼前这位上神怕是醉眼昏花认错了人。但就算再醉再认错人你一个神仙也不能随便对无辜凡人动手动脚好伐?

虽然区区不才书没看过几本出门全靠脸混,但是话本说书我还是接触很多的,更知道仙凡有别实乃天上地下第一金科玉律!

所!以!

「大神仙!我们有话好好说,求放手啊!」

而疑似认错人的上神对凡人的灵魂哀嚎充耳不闻,幸好并不是无动于衷。

旭凤一边撒了手一边又去摸那只剩了浅浅一层底儿的酒壶,捞到手里一边往杯子里控一边仍旧醉言醉语:「可是实在要说……也确实有一个人,我十分惧怕他。」

陡然听到这句话,一心揉着自己手腕的锦觅立刻来了精神,想着这么一个自大自恋狂居然亲口承认自己有惧怕的东西,可得好好听清楚了,记下来,等他醒酒之后好生笑话一通。

于是打点起了十二分精神,人也坐得凑近了几分,附耳去听。

听到醉意朦胧的上神口中含糊说道:

「我啊,曾有一位兄长。自小一同长大,感情亦十分要好。可是后来因多方缘故,猝不及防间变生肘腋。
尊位不在,爱人远离,更因他之故失父失母,横遭命劫。虽最终大难得渡,却开始对他心生畏惧。」

「惧他生,惧他死。
「怕他欢喜无忧,怕他苦难无由。
「畏他高朋满座,还畏他苦乐自当。
「既惧他自囿,却又深惧他解脱。」

「我如此畏惧他,以至于不愿再见他。」

「于是……便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原本被他一通前后自相矛盾的胡言乱语纠结出满脑门官司的锦觅听到最后一句,倒嘶一口冷气:「他他他,你哥哥他,」她细声细气地问道,「他死啦?」

旭凤闻言沉默片刻,眨了眨眼,笑了:「也就是你这小妖,敢这么同我提起他,我还不会生气。」

说罢不顾嘟囔着「你真的醉得不清我好好一个人怎么成了小妖」的人,点了点头,说出的话却是言行不一:「现下当然是活着的。」

原本以为要开始听神仙话本的锦觅终于一个稳不住,心态崩了:「大神仙,你究竟是爱他呀,还是恨他呀。怕他太好又怕他不好,又遗憾他活着又难过他死了。你们神仙都这么任性的吗?」

任性的神仙没有回话。

而后便是良久的沉默,直到锦觅以为他是醉到睁着眼睛睡着了,考虑着是不是该送到客房休息,他才突然开口。

把个正起身准备扶他的无辜小女子吓得一蹦。

「血海深仇,不敢不恨。」

「但如今情境,我很欢喜。」

「也很遗憾。」

说完这段话,这位今夜自打醉后便一直在用自相矛盾折磨旁人的上神终于把头一沉。

这次是真的安静了。





没什么必要的剧毒剧透:二凤,你欢喜得太早了。

目前看到第十二集。

对这个剧的世界观设定真的有点谜。

彦佑在天后寿诞介绍精卫时提到过东海龙王。

十二生肖既然各有仙位那么想必也该有个龙仙。

所以。

天后是鸟族。

那么天帝也该有个龙族才对啊?

怎么整个搞得好像天上地下就剩大殿和太微两条龙一样的????

莫_忘我:

望周知。

绘海鼎:

徙南:

民法典草案开始公开征求意见了,而我作为一个学法律且目前正在从事法律行业的人,实名反对第八百五十四条。🙃

若刷到这条lo的各位,也反对的话,还请动动您的小手,表达下您的意见。具体步骤如图(图片来自微博@暴烈甜心小鳄鱼毛毛)。

意见可围绕“宪法赋予我们公民婚姻自由,而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与离婚自由”“该条的设置是在刻意地增大离婚的难度,事实上将导致协议离婚流于形式,进而可能导致诉讼离婚案件的增多,造成冗诉、浪费司法资源”写,当然也可自己找角度。

有个疑问。

已知旭凤和润玉因为自身属性水火不相容,所以连互相疗伤都得多费一道波折还会伤及自身。

那么问题来了。

锦觅一朵霜花,她难道不也是水属性吗?

怎么前期旭凤的灵力就说送就送啊?

所以封印可以连属性都一起改的吗?

那么厉害啊。

可是封印一解属性回归,之前得到的相逆灵力不会作妖的吗?

为什么。

满tag。

都在。

生子。

我觉得我快要脱坑了😀

香蜜‖白鹿青崖。相关人物思考及设定。

预警。

充满阴谋论及黑泥的一个思考。

涉及角色主簌离,副太微。

我不否认,一家之言,十足偏颇。

请心地善良者及时退出。

看不惯不用留言,不回,请直接拉黑。




首先不妨讲个大实话。

我一点也不喜欢簌离。

纵然她似乎十分可怜。纵然她给润玉挡了一击。纵然她是润玉生母。

因为我觉得在润玉前去洞庭认母之前,她根本没将这个儿子放在心上。

她对润玉当初选择离开她跟随荼姚去往天界绝对是有怨的。

然而这样一个下得了狠手对亲生儿子剐鳞剜角的母亲,一个稚童想要逃离,有错吗?

他不是想要离开母亲,是想要离开痛苦。

也是想让母亲离开痛苦。

然而簌离恐怕并不觉得。

纵然她把收养的义子也唤作鲤儿,但那究竟是在思念亲子,还是只是希望自己的「鲤儿」当真就是那么一个普普通通,毫无恩怨是非缠身的普通水族?

兴许很多人会觉得虎毒不食子,她一个遭遇凄惨的女子,性格偏激行为偏激一些也是无可厚非。

我们先不科普其实老虎是会吃自己小孩的。

我们先来讲个道理。

剧情开始最初,就是彦佑干扰旭凤涅槃,致使旭凤坠入花界与锦觅相遇。

我们来假设一下。

假如旭凤真的在这次事故里遭受重创,晚归片刻,甚至干脆身陨。

首当其冲遭难的会是谁?

剧里给的清楚明白。

而且天后找到的那根冰凌,没错,是彦佑的。

可他明明知道天界上有那么一个大殿下是簌离亲子(应该知道吧?剧没怎么看。但簌离不会连这个都没说过吧?),擅长水系法术,还仍旧留下这冰凌,难道是无心之失?

真的不是祸水东引?

莫不是这群水族天性纯良,认为只要凤凰一死,太微只剩下夜神这么一个儿子,就会对他从轻发落甚至可能日渐重视吧?

如果真是这种考量那莫不是在逗我笑。

太微斥责润玉不忠不义之徒要把他拿下定罪的时候知道旭凤平安无事了吗?不知道。

所以他才不在乎自己究竟有几个儿子。

我猜他巴不得一个儿子也没有,还省得日日提心吊胆有人会威胁他天帝之位。

顺便说一个题外话,听说后来太微为了挽回旭凤魂魄自爆内丹了?

对不起我觉得这个洗白洗得十分倒胃口。

倒是忘了在哪看过的某位大佬的阴谋论,认为太微挽救旭凤魂魄是诚心为了给我们大殿添堵。

考虑到后面为了复活旭凤这件事我们大殿受的委屈遭的罪,十分以为然。

有心把这设定篡改一下拿来安在文里,不知道可不可行。

如果有幸这位开脑洞的大佬恰巧看到这篇,跪地求给个答复。

如有不妥就不用了,是我冒昧。




然后我们回归正题。

假设太微不会对润玉下死手,那荼姚呢?

哇她才不会管太微还剩几个儿子。她只要知道自己儿子没了就够了。

难道还指望她对一个日常就想着怎么弄死好给自己儿子清路的养子突然生出母爱吗?

ball  ball簌离及簌离同盟。

清醒一点。

你们这番骚操作实际是一箭龙凤买一赠一啊。

托福这个剧差点就可以终止在第一集。

男主挂掉,男二遭牵拖挂掉,女主压根没机会出场。

全剧终。

简直完美。

也ball  ball簌离,虽然你已经有两个养子了,但也是还有个亲儿子的,懂吗?

就算你怨他离你而去,不把他放在心上,但请给他留条活路,行不行?

以上。




再度申明一遍。

剧除了cut只看过前几集,不知道对这件事簌离一方有没有什么后续安排。

有布置什么给我们大殿证明清白的方法吗?

如果有,我道歉,是我对不起簌离,是我狗眼看人低。

如果没有。

对不起,请允许在下实名diss这位母亲。




考虑了一下正文属性还是把cp tag加上了。

不妥删。

香蜜‖白鹿青崖。台词记录。

剧一播完就无心开坑,尽管并没有追剧。可能是没有氛围了吧(

且把脑子里冒出的台词对话记一记,也许哪天就写了呢。






「……我本以为你早已堪破放下。」

「彼时我大仇得报,当然放下。」

「若仅仅如此,你如何在面对我与其他人时亦能心无芥蒂?」

「你当真要听?」

「自然。」

「有人临渊而羡鱼,有人临渊以见川,有人临渊则只惧渊深似海沉骨无存。何故哉?
「夏虫迎煦,怎可与之言冰;稚儿衾暖,无可与诉之寒。
「何曾是心无芥蒂,只是无法计较罢了。」





「那你呢?你若临渊,会看到什么。」

「我?
「我未临渊。
「我在深渊下。」





「母神此番所做所为,乃火神殿下亲历亲见,不知二殿可有对自己的母亲心生惧意?」

「笑话。这天地之间,六界之内,难道还有比你夜神大殿更能令人心生畏惧的存在吗?!」




「神魄不全,何以证道。你这是要让自己灰飞烟灭吗?!」

「天道不仁,何必证道。」





「这些事只是我偶然知晓,之前却从未听你说过。」

「有些苦,有些痛,一次莽撞诉之于人尚可自嘲识人不清。
「若有再三,那便是自视过高,自作多情。
「活该天命。」






并没按照剧情顺序来,随时补充。

概括一下,整个故事大概是「夜神殿下终于察觉自己走错片场决定放男女主自由恋爱自己专心搞事结果男女主居然不按剧本走了」的这么一个走向。

再概括一下夜神殿下的待人处事大概是「我有所期时你不给,就别怪你给时我不要」。

上面的台词都是龙凤的。

不为什么,因为我站他俩。

所以tag也是私心。

虽然正文里八成只会出现兄弟情。

其实我一直好奇一个问题。

既然天界所有花木都是云烟所化并非真实,那那棵凤凰木到底开的什么花?

就算女主是花神之女,花是真实。

然而树本非真实。

那么这花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玉宇琼台。

何来什么花开花谢。

哪有缘来,又何去缘散。